第三百零三章 突然袭击 曹休弃城_糜汉_第九中文网

章节目录

    诚然目前魏军大败,是汉军夺取樊城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但是樊城并不是一般的城池,他的城防是很完善的。

    甚至从魏军俘虏的口中,糜旸得知了此番守卫樊城的魏将是赵俨。

    赵俨作为曹魏的元老重臣,他的名声纵使是之前远在汉中的魏延都有所听闻。

    樊城既坚,赵俨又不是一般的魏将。

    而汉军大部由于刚刚经历过一场激战,糜旸亦抽不出太多的兵力前去攻打樊城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糜旸要想顺利拿下樊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而鉴于这种情况,糜旸的智囊邓艾为他想出了一个计策。

    那就是趁着魏军大部分的溃军未进入樊城之际,糜旸亲自挑选一部分精兵,换上魏军的服饰旗帜,装作一部溃败的魏军接近樊城。

    只要赵俨会开城接纳一众魏军溃兵,那么糜旸就可以出其不意,率领这部汉军精兵从后袭击。

    这种办法是能趁赵俨不备拿下樊城的。

    邓艾的这个计策乃是根据当初糜旸讨伐申仪时,张嶷率领汉军趁乱入城的事例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计策嘛不怕老,只要能因时制宜让它发挥作用就行。

    魏延在听到邓艾的建议后,他想出了一个更为激进的计策。

    他建议糜旸率领三千汉军假扮成魏军混入樊城中,这样一旦等樊城守将赵俨放松警惕时,汉军便可以顺势从内部攻破樊城的城防。

    魏延的这个计策相比于邓艾的计策,从表面上看他成功的概率更大,但是这个计策太过冒险,完全是将希望寄托在敌人的疏忽上。

    现在乃是大白天,赵俨是担任过护军的人。

    一旦等魏军溃军都入城后,他为了防止溃军在城内生乱,肯定是会将众多魏军溃军打乱重组的。

    当初在关中发生兵变时,他就是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而一旦赵俨这么做了,糜旸所率领的汉军可以从外貌上假扮魏军,但单单是口音一项,恐怕顷刻间就得露馅。

    所以魏延这个计策太过冒险,而邓艾的计策相比较之下更为稳妥。

    就算赵俨没有如邓艾所预料那般打开樊城城门接纳魏军溃军,糜旸也可以带领汉军暂时退却。

    于是糜旸在权衡利弊后,便当机立断的采取了邓艾的办法。

    由于魏军溃军只顾着逃命,在糜旸率领三千汉军精兵混入他们大逃亡的阵列中时,他们哪里会有心思探查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因为魏军溃军的倏忽,这顺利地让糜旸的三千汉军蒙混过关的来到了樊城附近。

    而在来到樊城附近之后,因为樊城外的魏军溃军一时之间还不算多。

    再加上樊城中的赵俨那时并无打开城门的意思,所以糜旸便率领着三千汉军隐匿在樊城外的山林中。

    方才的一个时辰中,糜旸一方面让三千汉军加紧修整,一方面时刻注意着樊城的变化。….

    而当糜旸看到樊城外的吊桥在缓缓放下后,他便知道邓艾的计策已然成功一半了。

    在看见这一幕后,糜旸毫不迟疑地率领三千汉军从山林中陆续而出,朝着上万魏军溃军的后背赶去。

    而在糜旸让身后的三千汉军列好阵型朝着樊城进发时,上万魏军溃军中还是有不少人开始察觉到异样的。

    因为按照常理来说,大家都是溃军,都处在慌不择路的状态之中,不应该说阵型是否散乱,应该是根本就没有阵型。

    而糜旸所率领的这三千汉军,虽然外表上与他们无异,但他们那列阵快速朝着樊城前进的样子,与绝大多数的魏军溃军相比很不相同。

    只是虽然有部分魏军察

    觉到异样,但他们现在大部分的心思都在逃命上,根本就不会去深思这个疑问。

    更何况就算深思了,那部分魏军心中也会自然浮现解释。

    数万魏军中大小将校数百名,其中有一两位如于禁那般的严于治军者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想当年魏武帝宛城之败时,各部大军都溃败无方,局面与今日相比亦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而当时在那样的乱军中不也是有于禁那等将才约束部下,率领所领大军徐徐后退吗?

    当初于禁甚至还能在数万的溃军中修建壕沟,今日这位「魏将」与于禁相比,还差多了呢。

    当糜旸率领着三千汉军从山林中列阵而出,快速地来到上万魏军溃兵的背后时。

    当附近的魏军溃军都以为,这员「魏将」所带领的士卒要与他们争抢生的希望时,糜旸当即下令三千汉军对着前方的魏军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因为认为糜旸所率领的三千汉军是己方的同袍,加上上万魏军溃军的心思现在都在想着如何能快速渡过吊桥,所以他们根本就不会注意身后。

    当第一位毫无防备的魏军被身后的「友军」砍倒时,越来越多的魏军溃军都猝不及防的倒在了汉军的环首刀下。

    顷刻间,上万魏军溃军的后方中,便响起了数千声凄厉至极的哀嚎声。

    这数千声哀嚎声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前方传去,而当更前方的魏军溃军听到这哀嚎声往后看去时,他们眼中出现的一幕瞬间让他们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只见有着数千手持利刃的汉军正发疯般的在砍杀着自己人,而且他们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自己前来。

    现在只要是个正常人都猜得出来,那数千正在砍杀己方同袍的「友军」,实际上乃是汉军假扮的。

    随着距离的不断逼近,那数千汉军脸上的嗜血神色,魏军溃军们看得越发清楚。

    在看到这一幕后,本来因为看到生的希望稍微恢复一些秩序的上万魏军溃军,瞬间又陷入了极大的恐慌之中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情况会造就一个人绝望的情绪呢?

    那便是在他以为可以把握住希望的时候,将他心中的所有希望都给抽走。….

    本来这上万魏军溃军都以为逃到樊城下,他们终于为自己取得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甚至他们为了争取这一线生机,在刚刚的过程中,他们抛弃了往日的荣耀,他们背叛了往日的同袍。

    但万万没想到的是,在他们付出如此巨大后,在他们认为这最安全的地方,竟然会出现突然数千敌军再次对他们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那数千汉军的出现,代表着他们再次面临着巨大的死亡威胁。

    面对汉军的步步紧逼,没有魏军不会感受到绝望。

    而在绝望之下,上万魏军溃军的人群,就像一面被巨石勐砸的镜面一般,瞬间崩炸开来。

    无数的魏军慌乱无比的收回自己的眼光,然后他们拼了命的推搡着身前的同袍。

    许多魏军溃军已经在渡过吊桥,而他们在后方同袍的推搡下,甚至在身旁同袍的推搡下,纷纷从吊桥上掉落进冰冷的护城河中。

    而随着众多的魏军溃军开始不断推搡着身前的同袍,越来越多的魏军从吊桥上掉落,密集的魏军溃军的人群变得更加无序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所有的魏军溃军此刻都在拼了命的往前挤,而有一部分魏军溃军这时都已经开始进入城门之中。

    这让樊城中的赵俨,差点都要急地从城墙上跳下来。

    居高临下的赵俨,在糜旸所率领的三千汉军以齐整的阵型逼近上万魏军溃军时,自身拥有的丰富的经验就让他察觉出不对劲。

    只是还未等赵俨下达命令,糜旸

    所率领的三千汉军就已经对上万魏军溃军发动袭击。

    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,快到了没有让赵俨反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而就算赵俨成功下达全军停止入城的指令,但在上万魏军溃军强烈的求生渴望下,他的命令又有多少人会听呢?

    所以赵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樊城下的数千汉军,在肆无忌惮的砍杀着己方的大军。

    看着城池下方那数千汉军从后方一路砍杀着己方大军,朝着城门处不断逼近,赵俨不难猜出那数千汉军的意图。

    但就算猜出来,他现在也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目前要想阻止汉军入城,最好的办法就是及时拉起吊桥,阻断汉军渡过护城河的步伐。

    可是虽然当世的吊桥已然采用一部分的机械构造,但要想成功拉起吊桥,还必须依靠人力的辅助。

    而樊城的吊桥是很宽广的,如此巨大的吊桥,要想将它拉起来所耗费的人力是不小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如今吊桥上站满了众多士卒。

    最要命的是固定吊桥的两条大铁链,是与城门口连成一体的。

    这就导致了赵俨要想成功快速拉起吊桥,就必须要让城洞内的士卒拉动机关。

    但现在因为汉军的突袭,城门处的魏军已然乱成一团,在这样的情况下,赵俨短时间内是没办法拉起吊桥的。

    正因为担忧类似的情况发生,所以方才赵俨才对放下吊桥顾虑重重。….

    目前赵俨所面对的局势就是,正在渡过吊桥与城门的魏军溃军们,变得犹如一座座坚固的磐石一般,将樊城的吊桥与城洞给堵的稳稳当当的。

    这等于是将樊城的心脏,**裸地暴露在汉军的利刃面前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怎么能不让赵俨感到心急呢?

    赵俨亦尝试着派一部分魏军下城楼,驱赶拥挤在城门口的魏军溃军。

    但现在已经被身后的汉军吓得三魂七魄都不在的魏军溃军,哪里会去搭理同袍的驱赶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,那便是赶紧冲进城内,躲避身后不断杀来的汉军。

    在这种想法之下,城门的拥挤骚乱愈发严重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三千汉军在糜旸的带领之下已经一路砍杀至吊桥之上。

    上万魏军溃军现在一心只想着逃命,加上他们的身上大多未有甲兵在身,所以他们现在的战斗力与一般百姓差不多。

    这样的魏军,是没办法阻挡三千列阵冲杀的汉军的。

    而在率领着三千汉军踏上吊桥看到不远处的城洞后,糜旸的脸上浮现喜色。

    欲破坚城,必先夺城门!

    看到胜利就在前方后,糜旸加紧率领着三千汉军朝着樊城的城洞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随着三千汉军的一路前进,他们阵型的周边已然倒下许多魏军的尸体。

    而有更多的魏军溃军在看到汉军一路杀来后,感觉到入城无望的他们,以樊城的吊桥为中心点,朝着四周纷纷快速逃散。

    若将吊桥上的魏军溃军,比作一座座不肯轻易放弃生的希望的磐石的话。

    糜旸所率领的这三千汉军,这时就像来势凶勐的汉水一般。

    这股汉水在不断的冲刷着满身血迹的磐石,直到将他们的身躯撞碎,从而从他们的残肢断臂上继续奔腾着朝着目的地汹涌而去。

    在三千汉军的不断前进之下,汉军的先头部队已然接近樊城的城门口。

    而在丁奉受伤的情况下,目前能为糜旸担任攻坚任务的唯有魏延。

    在刚才的作战中,魏延全身已经被血污所覆盖,但在他全是血污的脸庞上,他的兴奋之色却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一将功成万骨枯,他现在就要用魏军的白骨,来铺造他魏延立功的道路。

    勇武非凡的魏延,就像一只永不知疲累的饿虎一般,他不断地挥舞着手中的大刀,收割着挡在他前方魏军的生命。

    随着阵阵哀嚎声的响起,汉军在魏延的带领下,已经杀到了樊城的城洞之中。

    樊城中是有成建制的魏军的,人数亦有三千余众。

    但那三千余魏军分散在四面城门,况且目前城洞处有着众多魏军溃兵在,亦没方法让那些成建制的魏军列阵应敌。

    于是乎城洞之中,顷刻间又被众多血腥所浸染。

    一阵阵哀嚎声由城洞中响起,然后不停地传达到已然下来城楼的赵俨、曹休等耳中。

    曹休等魏将身份尊贵,他们自然是最早入城的一批。

    正因为早一步入城,他们才逃过这一劫。

    听着麾下大军的那阵阵哀嚎声,不止赵俨脸上流露不忍之色,就是一向性情刚烈的曹休,脸上也呈现一片灰败之色。

    现在的场景,又将他拉回到刚才战场所经历的那一幕中。

    太惨烈了。

    经历过许多战役的曹休,现在甚至都不想回忆起方才战场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只是身为目前在场的魏军最高指挥官,有些责任他必须担起来,有些命令他必须及时下达。

    例如:

    「传令下去,全军撤出樊城。」

    当曹休的这个命令被他身旁的一众魏将听到后,一众魏将的脸上都流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这可是樊城呀!

    面对着众将的震惊之色,曹休看着那道不断指挥着汉军杀敌的身影,他口中流露出笃定的语气说道:

    「鹿已在此,虎可远矣?」

    曹休的这个判断,让一众魏将犹如被一盆冷水灌顶一般,变得极为清醒起来。

    是呀,一个糜旸已经将他们逼迫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若三虎齐聚,以他们现在手中那士气不振的数千士卒,怎么和三虎一鹿斗?

    在意识到这点后,一众魏将全都对曹休的决断再无半分异议。.

    酱油拌历史

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wap.ibiquge.la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章节目录

历史小说相关推荐:More+

青莲之巅

肖十一莫

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

辣椒雪碧

末世胖妹逆袭记

包包紫

中年面瘫飒手之万界直播

枫铃下

我在神雕修仙

桃花仙人儿

斗罗之天使与骑士

Blue蓝莓